未孤

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一身灵气,轻盈跳脱的小可爱。
萨杰魔兔波旁姐妹花⬆️

机智冷静审慎的当然也很棒,但是这样的人在戏剧化的故事里,结局难免带点悲切与意难平。

一个爱情片的list

蓝莓之夜
风月俏佳人
史密斯夫妇




待续

【DH】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

林稚萌的大碗里有什么:

此文原先参与mz上的活动,后退赛。


由于梗主的梗并未与文章内容有过多联系,就不标明梗的内容了。


配对:DH


作者:林稚萌


梗主:赐名


注意:此文报社!!!




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


标题: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


级别:PG13


配对:D/H


作者:林稚萌


 


 


1、


哈利的甜筒掉在了地上。


 


你是故意的吗?德拉科看着头朝下糊了一地的甜筒问了对方一句。


 


什么?哈利不可置信地看着德拉科。


 


你是在表达对我的不满吗?鉴于我们在争吵的途中,我说了你一句你不喜欢的话,于是你就把刚买的甜筒扔在了地上。德拉科舔了一口自己的甜筒。


 


你有病吗德拉科?


我没有。德拉科撇撇嘴,看着地上的残骸慢吞吞地说。你才有病,情绪问题。


 


你简直不可理喻。


而你把情绪发泄在了冰激凌上。


成熟一点马尔福!


你才成熟一点。这里是人来人往的大街,你的表情像是要对我施个恶咒。


 


哈利磨了磨牙,这时德拉科把自己的甜筒送到了他的面前。他恶狠狠地咬了一大口,直达脆皮,上面冰激凌的部分只剩一丁点。他被满口的冰激凌激得牙也疼了,只能强行咽了下去,冻得喉咙口也怪不舒服的。


 


啧。德拉科看着哈利努力吞咽的动作,伸手为他擦去嘴边残余的白边。


 


嘿哈利,能暂停一下吗?德拉科舔掉自己手上刚擦下来的冰激凌对自己的男朋友说。


 


哦。


 


 


于是德拉科上前吻住哈利,舌头窜进他的口腔,像是要重新捂热对方的喉头似的。哈利的嘴里剩余的冰激凌味儿使这个吻变得甜腻的要命,他的脑海中充斥邪恶的想法。


 


他们就这样幻影显形到哈利的公寓门口,一路边脱边亲边往卧室前进。快到卧室门口的时候哈利喊着等等等等,又飞速窜到了厨房拿了一袋冰。


 


 


愤怒性爱最是迷人。


 


 


能与之媲美的大概只有补偿性爱了,哈利想。不过他们的总是分不清,说不上到底是在愤怒之中还是要补偿对方。他讨厌对方的言行也讨厌自己脱口而出的伤人言语,不过吵着吵着就互相撕扯掉衣服、打架似的拥抱爱抚、最后弄得两人身上满是痕迹,难以分别那到底情欲还是怒气。这些都可以使争吵之间的伤害一笔勾销。


 


至少哈利这个时候是这么想的。


 


 


唔,有时候我真是喜欢麻瓜科技。德拉科亲了口自己黏糊糊的男朋友说,那个叫冰盒还是什么的玩意还挺有用的。


 


那个叫冰箱。


管它叫什么。


你应该知道它叫什么,它保障了你吃的食物新鲜。


家养小精灵也可以做到这一切。


你……


 


嘘嘘。德拉科打断他,我很喜欢冷冰冰的冰块以及它今天带来的你热情的呻吟,不过现在让我们先睡吧,明天再说。


好吧。哈利翻身钻进德拉科怀里。


 


他们相拥睡去。


 


 


 


2、


哈利与德拉科已经交往小一年。而他们的吵架历史则超过了十年。


他们生来是仇敌,后来仇恨瓦解变成战友,最后变成了爱人。当中没有朋友这个阶段,真是可喜可贺。


可正如吵架没法阻止他们做爱,他们做爱也没法让两人停止争吵。


 


 


一开始是这样的,德拉科是个令人厌烦的小混蛋,总是对这个对那个对哈利生活中的一切都充斥着牢骚。


 


哈利受不了这个,他甚至都没试过忍受就回嘴每一句,这是一种生理和心理并存的无法克制的习惯。


 


大概是他们滚在一起并正式交往第三天,哈利同正在抱怨麻瓜沙发过于粗糙的德拉科说,你看,德拉科,我们还在吵架。


 


不,这不是吵架。德拉科说,我们这是争论。


这不是争论你这个白痴。我们这是在吵架,字面意义上的。


这哪里是吵架了?只是对一件小小的事情的不同意见的表达。查查字典吧,疤头。


别叫我疤头!


好像你叫我白痴就没有问题了?


 


哈利叹了一口气。看,这就是吵架。我们在辱骂对方,德拉科。


好吧,看来我们是逃不过吵架的命运了。德拉科抱胸坐进了那个刚被他挑过毛病的沙发。


意见那么大那你有本事就别坐这沙发上啊?!


不坐就不坐,谁还稀罕了。


 


德拉科站了起来,随手施咒将茶几变成了一个拥有繁复花纹的单人沙发,斯莱特林极了。


哈利瞪着坐在那个他最喜欢的“茶几”里的男朋友,低声地说我们不能再这样了德拉科,得想个办法。


 


幸而他们学会了麻瓜电视剧里情侣吵架会用的叫做“暂停”的法子。


 


每当吵到不可开交穷途末路时,一个会对另一个说“暂停”,然后他们就会做些别的事情,去吃个饭或者喝个茶。


大部分时间他们会停下来注视对方几秒,然后就像磁铁般吸在一起,干了起来。


字面意义上的,干了起来。


 


性爱是最好的催化剂。


 


他们试图用做爱逃避一切异议。“暂停”也变成了永久,那些吵架的内容终究被搁置了起来,没人再提。


 


 


后来他们吵架的原因不再是那么简单的了。不再只是因为德拉科是个对一切都有意见的混蛋,哈利也开始对这个那个指指点点。


他们融入了互相的朋友圈子,这大概是一切不幸的开始。


 


 


3、


罗恩和赫敏已经谈婚论嫁,所有美好生活宛若就在眼前。即使德拉科的嘴依旧臭名昭著地恶毒,对上红头发家族的成员更是如此。不过好在认识的时间久远,什么是开玩笑什么是侮辱互相还算分得清,一起出去吃饭喝酒聊天打趣也不再是吓死人的幻觉。


 


有时候连扎比尼也会带上不同的伴露个面,大家也不会再“嘿嘿嘿”之类的起哄,好好坐下来像个成年人那样说说话总是可以的。


 


那日周末他们聚在哈利的公寓,人手一杯玛格丽特。调酒的不是人而是机器,赫敏从麻瓜界买回了一台玛格丽特机,这种好玩又方便的机器让德拉科立马下定决心好好对待褐发女巫,再也不在挤兑韦斯莱时顺便抹黑她了。他俩凑在一起研究了一会儿,又对机器施了几个小小的辅助咒语,使得调出的玛格丽特更具风味。


 


就是这样一个惬意的下午,没人想到后面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大概是每人喝了三杯左右的时候,他们聊到了罗恩和赫敏婚后可能的生活。


 


罗恩嚼了块蔓越莓曲奇,饼干屑噗噜噗噜往下掉,他说赫敏啊,其实我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决定嫁给我。


 


你在说什么呐,我们好歹也在一起三四年了。赫敏耐心地帮罗恩拍掉身上的饼干屑,引来德拉科的轻哼。


 


干嘛,也就是一个家务咒,别那副厌恶的表情。哈利拿手肘顶了对方一下,小声在德拉科耳边警告。


 


罗恩说可是我们还很年轻,你在魔法部的工作还刚刚起步。


 


德拉科倏地冷笑一声。


 


是啊,罗恩,我的工作才刚步入正轨,而我们的婚姻在这样的时刻开始不也是很好吗?赫敏笑着喝了口酒。


 


嘿,我说。所以我才觉得高兴啊,赫敏。我们婚后你肯定是要减少工作时间的吧?


我为什么要减少工作时间?


难道你还要像现在这样几乎天天加班吗?


我没有,现在我不是坐在这里和你们一起吗?放下手边那一整打事情。


你每天都加班到晚上十点。是的,现在你是在这里,过会儿你又会回去加班不是吗?


 


赫敏沉默了一会儿,手把弄着玛格丽特杯壁上残留的盐粒。她说罗恩,我是一个年轻的魔法部官员,你应该体谅的。


 


 


哇,等等。扎比尼打岔道,我们现在在这里,理应度过愉快的时间吧?


 


对,我们是应该愉快的。而赫敏却是挤出时间和我们在一起,和我在一起。罗恩将手搭在赫敏的肩上,赫敏却有微微闪躲的意思。


 


 


 


呃,嘿,有人还需要添点酒吗?新鲜美味的玛格丽特酒马上就出炉,多亏了这台机器。哈利跳起来打圆场。


 


 


不过罗恩一向难以理解他人企图缓和气氛的意图。


 


 


他说赫敏,你以后还准备挤出时间照顾我们的婚姻和家庭吗?


 


 


罗恩,你也应该照顾我的,你应该。


我以为你答应结婚就是你默认了,你默认了你会不再像现在那么忙,亲爱的。


这是我的工作,这是我的未来。你难道还希望今后我们有了孩子以后我会辞掉工作做个全职主妇吗?


 


你不会吗?


 


赫敏惊吓地看着罗恩。我当然不会。我不会放弃我的工作的。你到底误解了什么?我们认识了那么多年我以为你懂的。


 


罗恩站了起来原地踱了几步,其他人看了看他们俩终究是没开口相劝。德拉科搂着哈利和扎比尼二人走到了厨房,让出了客厅的战场。


 


哈利说德拉科,我很担心。


 


扎比尼打趣说哟哈利宝贝你知道这种两个人的事是谁都没法插手的吧?


 


我知道。哈利垂下头。


 


他们听到客厅里的争吵声越来越响,就算哈利企图装傻也没法堵住自己的耳朵。


 


 


那我们生了孩子怎么办?你知道我们会有孩子的,很多很多孩子。


你也可以帮忙照顾啊?


我是个魁地奇球员,我随时随地可能出城打比赛!我不在的时候孩子们怎么办?和我随队打比赛吗?坐在观众席里哇哇地哭?


总有办法的。总有办法让我继续工作的罗恩。请个保姆,或者请莫丽帮忙……


比尔的几个崽子已经让我妈妈焦头烂额了,乔治的也快要生了。


所以我要牺牲我的工作咯?芙蓉和安吉丽娜都可以找莫丽帮忙,就我不可以?


你在无理取闹,赫敏。


 


 


赫敏几次欲言又止,最后她给自己走到哈利家吧台给自己倒了杯火焰威士忌。她一饮而尽之后用力将杯子放在了吧台上。啪得一声。


 


天呐那可是意大利买来的,小心点。躲在厨房里偷听的德拉科小声抱怨道。哈利也就白了他一眼。


 


 


我不觉得我们之间能行了罗恩。在想出办法之前我们不可能结婚的。赫敏边给自己倒酒边说,然后又灌了自己一杯。


 


 


你他妈在说什么!


 


 


罗恩企图回嘴,可赫敏的反应更快,她已经夺门而出。等到罗恩追过去的时候,人影消失了,她已然幻影显形离开,不知去向。


 


哈利几个适时从厨房里出来,扎比尼尴尬地直摇头,嘴里还说着哇今天真是太过了,太过了。我什么都说不出来,我先走了再见。


 


 


嘿,罗恩,没事吧?


 


闭嘴哈利。罗恩脸涨得通红,脸上的雀斑也格外明显。他伸手挠了挠头说哈利对不起,不过我也要走了。谢谢你。现在请你什么也别说。


 


 


哈利眼睁睁看着对方失落地离开,德拉科只能搂紧自己的男朋友。


 


德拉科,你说他们会……会没事吗?


噢,宝贝。你知道的。德拉科亲亲哈利的发旋。


 


如果我怀孕,你会让我放弃工作吗?


你是个男的,哈利。我不觉得你身上有可以怀孕的器官,我深刻研究过了。


不,问题不是这个。那如果我也是个魁地奇球员,要到处打比赛的话……


没那么多如果。你别乱想,你是个霍格沃兹的教授,你的工作是世界上最安定的。


 


哈利抬头望向德拉科灰蓝色的眼睛,那眼睛里确确实实映着自己。


 


德拉科,你听我说。


嗯。


明年我要去保加利亚讲学。


哦。


你会跟我一起去吗?


……还有一年,哈利。时间太久了,我无法预测那时的魔药生意能否让我抽身。


 


哈利愣了一秒,接着给了对方一拳。他假装发怒说,你甚至都不愿意安慰我。


 


德拉科摸了摸被对方的打痛的手臂说哈利你知道的,我们作为情侣首要的就是诚实不是吗?


 


是的,我想你是对的。


 


 


4、


一开始哈利真的以为罗恩和赫敏很快就会和好,婚礼会照常。可是不出三天,婚礼的准备就完全被叫停了。


 


他和德拉科再也没有见到过罗恩和赫敏在一起。每次见面都只会有一个人出现,聊到最后的时候试图随意地问起对方好不好。


 


他问罗恩说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办法。


罗恩说我当然想过办法。我也知道赫敏说的都是对的,我不该试图束缚她让她放弃那前途无限的工作。可是哈利,这样一来,我根本看不见我和她的未来。我不知道我们假使这样结婚家庭会变成什么样。


 


家庭就该是你们俩在一起啊。


可是孩子呢,这样一来我们要何时才能在一起养育孩子。


 


德拉科边揉哈利的乱发边对罗恩说红头发的,你总算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放她走。说不定过些日子你们想通了就又能在一起了。你们是相爱的我看得出来。


 


是的,我爱她爱得要命。罗恩说。


 


 


德拉科的预测落空了。


 


 


大概三个月后,赫敏带球嫁给了克鲁姆,对,就是那个威克多尔克鲁姆,保加利亚球队的那个,三强争霸赛的那个。


 


婚礼前夜哈利和德拉科跑去赫敏那里,看着对方又哭又笑地做着最后的准备。


 


我没想到会这样。德拉科僵硬地抠着桌子。


赫敏胡乱地擦着眼泪,说我也没想到,一定是该死的怀孕带来的情绪紊乱。


嘘嘘,没关系的。哈利将手放在赫敏的肩上安慰道。他看着镜子里的赫敏说你看,你一定会成为最美的新娘的。所以别哭了,眼睛都要肿了。


赫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得吓人,一会儿眼泪又流了下来。


哈利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是魔法师,魔咒可以盖过这一切的。


 


嘿,虽然不合时宜,我还是想问问这个孩子以后会怎么样。德拉科抿了抿嘴还是问了出来,无视哈利恶狠狠地瞪视。


哦孩子。他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的。赫敏轻轻摸着自己根本看不出痕迹的小腹。


你会辞职吗?德拉科继续问。


不会,嗯。威克多尔会照顾好孩子的。


 


德拉科稀奇地放声大笑了起来,他说克鲁姆他是一个魁地奇球员,和罗恩一样。


 


不再是了。克鲁姆他有旧伤,现在我们又有了孩子。他在婚礼以后就会发表引退宣言的。


哈利放在赫敏肩上的双手突然收紧了,他问赫敏说你确定吗?


确定。


 


那他还真的是很爱你,比红头发的那个要爱。德拉科冷笑说,祝贺你,赫敏,你将会拥有你想要的那种幸福。


 


闭嘴,德拉科!哈利嘶声说道。


 


他说噢赫敏,真的恭喜你。我想德拉科和我不再适合待在这里陪你了。你快睡吧,明天我们会在婚礼上看着圣坛上最美丽的你的。乖,现在快睡吧。


 


哈利扶着赫敏来到床边,帮她盖好了被子。他拍拍她说赫敏,我的好姑娘,快睡吧。


你真的要走了吗,哈利?赫敏抽抽鼻子看着他。


 


是的,我们明天见。


 


 


 


5、


赫敏终归是上了圣坛,与克鲁姆宣誓一辈子爱对方、不离不弃。


 


他们结婚了。


 


 


酒会的时候德拉科拿着香槟杯四处张望了一会儿说嘿,红头发没有来。


 


他不可能会来。


哈利,我真没想到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的好朋友嫁给了另一个人,你那铁三角算是彻底破裂了。


在不可能再在一起的情况下,这样对谁都好。


你明知那麻瓜种还爱着红头发的。


这种情况下你还能坚持不喊他俩的名字,你也很了不起。


昨天她哭成那样,那姑娘肯定还是爱着那谁。


现在你倒成为了真爱守护者了。


而你却是冷酷的那一个。


无论怎么说,这样我们才是一对。


 


德拉科凑过去亲亲哈利的脸颊,在他耳边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心里想着我还跑去跟别人结婚。


哈利笑了起来。


他说我不会的,德拉科,我只会是你的。


 


 


 


6、


他们没再提起过赫敏的事情。只有哈利自己跑去看过怀孕还坚持工作着的褐发姑娘。


赫敏很好,有点发胖。克鲁姆每天给她送饭,简直一代模范丈夫。据说他近来在写回忆录,有关他打魁地奇以及带领保加利亚夺得世界杯冠军的那些事。


 


哈利为赫敏开心,心里也隐隐有点替罗恩感到惋惜。不过赫敏再也没问起过罗恩的事情了。他几次想开口,却看到赫敏时不时微笑着低下头轻轻抚摸自己开始显现的肚子……哈利想着,有时候旁人的沉默也是需要的。


他也没把去看赫敏的事情告诉德拉科。德拉科对赫敏的婚事有种激烈的态度,他们开始为此吵了很多次。德拉科以为事不至此,格兰杰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和一个与前未婚夫职业相同的男人结婚,简直在打韦斯莱一家的脸。就算是纯血叛徒也不必遭到这样的惩罚,更何况她又不是不爱那红头发了。


哈利对此感到稀奇,他以为所谓的纯血贵族应该习惯这种婚姻,缺少爱而充满现实。


德拉科听到这话时的表情却吓了哈利一跳,他反驳——不,不是这样。纯血不会做出这种知道自己心里有其他人还硬要联姻的事情。与此相反,纯血反而要求婚姻中最真实不虚独一无二的爱情。如果你这样想我,哈利,我无话可说。


 


哈利说了暂停。德拉科只是对着他摇摇头。


 


你想做爱吗?


哈利试图拉住对方的手,却被德拉科抽了回去。


 


不,我想我应该回去工作了。


我说暂停并不是让你回去工作的!


那我们应该继续吗?继续讨论我作为一个纯血应该有的冷酷无情?还是期待我高声赞美你们格兰芬多已有足够理智对现实取舍?


 


哈利的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他看着德拉科用手抄了自己的头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深呼吸了几次。哈利不懂,为何对方的情绪变成这样激动,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德拉科离开家门出去工作。


 


 


 


罗恩有时候会飞路过来,只是一言不发地为自己倒上一杯威士忌,喝掉,再斟满,喝掉,如此重复。


 


这里可不是什么免费酒吧。德拉科在边上用手指敲敲桌子。所以要说什么就说出来。你不说的话根本不需要跑到这里来喝酒。


罗恩只是睨了他一眼。


你也不是什么善于倾听的调酒师。


 


哈利不在,我也不可能有什么万事通小姐婚姻生活的故事可以告诉你。


我不是想听这个才来这里喝酒的。


那你想听什么?想听我说嘿红头发,事情变成这样不是你的错?


 


罗恩又喝掉了一整杯,然后他抚着自己的额头诉说过去的每周周四都应该是与赫敏两人来这里同哈利共度,他只不过是想要抓住过去的影子。


 


过去的已经失去了。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应该明白这一点。


德拉科说完这句话就抛下客人自己走掉了。


 


 


7、


德拉科的魔药生意好了一些,有时候忙起来甚至回不了家。


哈利想要帮点忙,但是他那每每怒被斯内普扣分扣到不毛之地西伯利亚的魔药水平实在是让他无从下手。


 


霍格沃兹的教授工作比较起来算是惬意的了。哈利在边上看着对方忙得不可开交——你不如也来霍格沃兹教魔药好了,我去跟麦格校长说说看。


我可受不了格兰芬……嗯,赫奇帕奇的小崽子们。快快快,你闲着就去帮我买些原材料来,火龙皮、斑地芒、角驼兽的呕吐物……


我会弄错的。


 


那好吧,那你就回去烤个我最喜欢的司康饼。德拉科抬着手伸过头去吻了哈利一口,然后又回头忙着做起了魔药。


我就是你的家养小精灵。哈利嘟囔着去了厨房。


 


 


后来德拉科就请了个学徒,斯莱特林刚毕业的,以前也做过哈利的学生。


 


哇哦,特里的N.E.W.T成绩可基本都是O,黑魔法防御在这届学生里也是翘楚。这样的学生进魔法部工作都不用眨眼,竟然跑来做你的魔药学徒。


哈利倚在店门口看着他俩忙活还赞叹了几句。


 


特里就站在德拉科边上,为他切着药材,手势十分熟练。哈利看不出他俩到底在做什么魔药,只知道德拉科偶尔看两眼特里的动作时并没有出声已是莫大的赞许。


 


马尔福先生可是继斯内普校长之后最棒的魔药大师,跟着他学习我感到很荣幸。特里抬起头向哈利打了个招呼——波特教授,没想到毕业里以后还能在这里看到您。


我现在只是你师傅的男朋友,特里。不需要在意我,我对魔药一窍不通,斯内普校长要是看到我站在坩埚边上,绝对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的确如此。德拉科嘴边挂着一抹笑——特里,看着坩埚,三十秒搅一次,顺时针。


 


哈利亲亲满身魔药味的男朋友,在他耳边说你今天可要早点跟我回家,你有了那么棒的助手绝对可以解放了。


他还在考察期。


别那么严厉嘛,特里可是好小伙。


 


德拉科的严苛仿佛也只是口头上的,言谈间他已经脱下了防护围裙。这条是哈利精心挑选的,据说怎样爆坩埚都能保护他毫发无伤。他不信这个,更不信自己会干出爆坩埚这样的蠢事,但是男朋友的爱心他又怎能拒绝?


两人头抵着头说了好一会儿话,如同过几分钟不能在家里相见似的,旁若无人。


 


 


可德拉科之后依旧没有闲下来。有了助手帮忙之后产量固然提高,却经不住订单骤然增多。德拉科在魔药界的名气已经不仅在小圈子里传播了,他发明了数种不同类型的无梦药剂对安抚战后精神创伤十分有效,连圣芒戈都会从他这里定制。


 


很快魔法部插了一脚,希望德拉科公开配方,美其名曰造福大众——德拉科自然没答应。


开始他只是赶走了几只烦人的猫头鹰,过了几天,也不知道是谁的决定,最后来和德拉科谈这件事的竟然是挺着个半大肚子的赫敏。


 


他看着被自己男朋友扶进门的赫敏脸都黑了大半,终究还是没开口赶人,瞪着赫敏一手撑腰一手按着扶手慢慢坐在了沙发上。


哈利满脸抱歉地对德拉科一笑,接着给赫敏热了杯牛奶。


整个过程赫敏小心翼翼地看着德拉科冷眼旁观,没敢先开口。


 


魔法部真是好算计。德拉科咏叹调似的说了一句——请得动新贵赫敏格兰杰来说服我。


 


赫敏皱着眉头愣了一会,还是回了句说不是格兰杰,是赫敏克鲁姆。


德拉科嘴边的讥诮掩也掩不住,他说那么克鲁姆小姐,我的答案还是不。


 


我们会适当估价补偿你。赫敏报了个不高也不低的价钱,大约抵得上这些药一年的销售额。


不。


德拉科,这些无梦魔药也只是缓解,并不能治疗精神创伤,价格已经很公道了。况且不久之后就会有魔药师分析出药的成分,你不如现在公布配方,还能谋个好名声。


绝不。


你知道多少人需要这些药吗?多少人在经受战后精神损伤的痛苦无法正常生活吗?


所以我发明了这些药剂,难道还不能让我谋得名声吗?


你一个人并不能制造出足量的药剂帮助他们。


我不是慈善家,我没准备帮助所有人。


 


赫敏低头摸了摸肚子,小声地说——难道是因为我,你是因为我才不愿意公布药方的吗?那样的话我还是再找个人来和你谈吧。


 


德拉科大笑起来,他说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小姐,你还真的那么看得起自己啊。谁和我谈都没用,你还是回去吧,别再叫魔法部的人来我面前丢人现眼了。


 


 


哈利把赫敏送回家。


他回来了之后立马对德拉科怒目而视,这些德拉科都意料到了。


 


哈利红着眼睛向他喊道你真的那么冷血吗?欺负一个孕妇?赫敏没一句话说错的,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公布药方?


 


我就知道会这样。你以为那麻瓜种最后那句话是说给我听的吗?她就是说给你听希望你来劝我。


你竟然说赫敏是成心的?她陷害你?


她根本不是冲我而来的,她知道我不会答应的。你以为那么大个魔法部,为什么要一个身为哈利波特好朋友的孕妇跑来和我谈一桩生意?


你在说些什么?!


我在说,她一开始来的目的就是这个,现在,我们俩的争吵。直到最后我碍于你身为救世主的面子答应下来。


 


哈利不是真正的蠢货,他心里当然明白。他知道赫敏应该私下找他让他自己来劝德拉科,这样的可能性还大一些,现在的方式对他而言也有些窝火。可话到嘴边,却还是变成了更糟糕的那些。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叫我救世主?


你知道我说的没错。你就是希望天下太平不是吗?


是你自私自利,任何一个有责任心的人都会选择公布药方!本来身为你的男朋友不该这么说,可现在你挑起了这一切!对,我说了,你就是个自私的混蛋!


我是自私的混蛋?魔法部没收了整座马尔福庄园,你知道我要在那做多少魔药才能挣钱赎回来吗?五十年够不够?不,那只是个零头。如果我不是个前食死徒又会怎样你想过吗?任何一个其他魔药师如果做出来这样的药剂可能都已经获得梅林勋章了!而我呢?现在连报纸都不愿意让我登广告,要不是圣芒戈的医师偶尔发现了我的药剂确实有用,你觉得我会有生意吗?我窝在你身后,住的公寓是你的,连魔药店也没有你的资金运作不起来!而现在他们跑来要求我的救世主男朋友劝我公布药方——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这样对我公不公平?


 


德拉科声嘶力竭地在那里喊着,哈利看着那样的他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应该安慰德拉科,可他并没有。哈利只是喃喃地说着德拉科,不管怎么样,你应该公布药方的。你应该。


 


而他的男朋友终于放低了声音,说我应该吗?应该吗?让他们用马尔福庄园来换吧。


 


 


8、


哈利没再开口要求德拉科公开药方,作为另一种反抗,他很少再去德拉科的魔药店了。他内心稍有愧疚,愤懑却占据上风。事情不该如此,德拉科也不应如此。哈利无法走出自己的情感道德困境,所以照旧把这件事情搁在高高的、看不见的架子上。


 


德拉科亦是如此,他和哈利的默契让他们都没再提这件事,企图让生活照旧。只是他真的很忙,忙得厉害的时候甚至就在店里睡一晚。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缩减了许多。


 


有天下午哈利终于意识到这点,他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批改着那些错误百出的黑魔法防御常识问卷,突然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在白天见到过德拉科了。于是他放下了工作,一路来到了德拉科的店附近。


哈利买了些茶点,最后在转角处停下。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应该这样做——有些难以言述的底限,条条框框地控制住他与德拉科的恋情。哈利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骗自己说,要是去了的话那关于是否公开药方的争吵又会死灰复燃,于是他决定离开,又在心底打算早些回家亲手给德拉科做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来一场久违的火热性爱——每周四德拉科总会回来得比较早。


 


可哈利刚转身就看到德拉科和特里二人有说有笑地从饭馆里出来。特里笑的时候手抚过德拉科的上臂,而德拉科也并没有躲开。


他们在调情,哈利想。他感到无数胃酸涌了上来,只能咬紧下颚。德拉科笑得很开心,而哈利很久没有看到过他这样笑了。这个认知几乎要击垮他。


 


哈利控制了好久,最后从牙缝里来了一句,嘿。


 


哈利?


是我。刚喝完下午茶?你们要回去了工作了吧?那我不打扰你们了。


特里朝他摆摆手,说道不不不,我就要下班了。今天是礼拜四,我要去圣芒戈照顾我奶奶。


 


之后特里就离开了,留下哈利和德拉科两人在原地。


 


哈利感到自己的血液都冻结了,根本无法消化对方的话。他看着自己的男朋友,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被背叛和失望的感觉盖过一切,他只能结结巴巴地开口。


礼拜四?……礼拜四。所以……所以,你每次礼拜四会早回来都是因为……因为特里不在?


 


德拉科立马明白哈利是在误会些什么了。实际上他每周四会尽量早些回家是因为罗恩有时会在周四来他们家喝闷酒——罗恩说过这是他可以缅怀地同赫敏过去生活的习惯。可他不可能说什么他是担心红头发才会在周四放了特里的假。他不可能这么说。


他只能说——不,特里离开只是因为我放了他的假。


所以你离开特里就不能工作了?一定要他边上?


我难道就不能放自己假了?


……你们刚刚在调情。


 


德拉科的话被梗在喉咙口。他知道特里在与他调情,而在刚刚那一刻他并没有躲开。


 


哈利的怒火突然窜了出来,咄咄逼人地走向他,嘴里喊道那你不否认了吗?所有在我没有看到的时刻你们都是这么亲密的吗?然后偶尔上个床?哦大概不是,你们应该是偶尔工作一直在亲热吧?


哈利,停下。我们没有上床。


你们没有?你甚至都没有躲开没有拒绝。就算只是特里单方面的行为,他这样做多久了?你提都没有提过。


我告诉你这种事情只能激起像现在这样的争吵。


好吧,你都有理。你也没有选择换一个助手,德拉科,你没有。你的确应该悄悄处理好这一切的!


我应该?又是我应该?所有事情都是我应该。对,我没有处理好这一切,任由他向我调情。可要是我开除了特里,又可以从哪里找到一个像他这么有用的助手?!


 


哈利冷哼一声,他说有用?哪里有用,屁股吗?


 


他们又在吵架,意识到这个让德拉科不再开口。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根本不想再解释下去。他也没法解释,即使他深知自己没有错——他不能任由像特里这样的人才跑掉,尤其是在魔法部还有许多其他魔药师对新无梦药水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德拉科知道要是特里离开,下一个助手一定是为配方而来。他之所以忍受特里对他的故意亲昵与调情就是如此,但至少特里的目的不是为了从他那里窃取什么。


 


德拉科伸出手想要搂住哈利,可哈利甩开了。


 


哈利,抱歉。我希望你停下。……我的意思是,暂停。


没有用了德拉科。没有用了。这事暂停不了。如果你可以那么欣然接受别人的调情的话,那我想我也可以。


 


 


9、


德拉科并没有搬出哈利的公寓,他也没有让他离开。


他们只是不再说话了。哈利感到害怕,却终究没有再主动找过德拉科。他想会有那么一天,他们又会重新和好,再回到过去的样子。


但他无法忍受自己男朋友潜在的不忠。为了报复,他的的确缺接受了他人的好意,至少一开始的他只是为了报复。


 


霍格沃兹新来的飞行课教师就是那个人。麦凯恩教授同样年轻,一头飞扬得如同麦穗般生机勃勃的金发以及结实有力的身躯。他经常会刻意坐在哈利边上进餐,与哈利谈笑。最初这对哈利来说不过是一些代表人的符号,直到哈利想要报复德拉科的念头出现。


哈利开始接受对方的邀请,一起在课余打打单人魁地奇。与其说这是一种竞技,不如称它为追逐游戏。哈利喜爱飞行这谁都知道,学生们有时也会驻足观看自己的魁地奇教师与黑魔法防御课教师在球场的抓金色飞贼游戏。


 


整件事情变得无法挽回只有三个步骤。哈利先是注意到了对方是一个迷人的运动家,也长着一张赏心悦目的脸;接着有一天他在吃饭的时候转头看到麦凯恩喝汤的样子,他脑海里开始拿对方与德拉科比较,哈利想着对方的金发可能不输给德拉科的;而最后一切的崩离,则只需要三秒,就是他们从球场回来汗溜溜地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时,对视再亲在一起前的时间。


 


哈利知道一切都完了。


 


那天晚上他回到家和德拉科结结巴巴地坦白一切。哈利心中嘶吼着事不至此,可他终于还是说了分手。


德拉科只是苦笑着说,我就知道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在一起的结果会是这样。你有你格兰芬多的方式,而我有我的斯莱特林的尊严。


 


哈利没法原谅自己,更没法原谅德拉科。其实他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是谁更不在乎一点,或者说更错一些。但他知道自己出轨了,肉体上有一点,精神上也有那么一点。这两点相加已是深河,哈利感到自己一直在往下沉,往下沉。哈利看着德拉科的表情,就觉得自己应该努力踩水游上去,可是根本不行。他在水里大声喊着暂停暂停暂停暂停,出来的只是一个又一个的圆鼓鼓的气泡。


 


哈利窒息了。他屏住气想再开口说些什么,终归是流于沉默。


 


他们做了最后一次爱。


没人开口,他们甚至没有对视。只是整个过程不紧不慢,耗尽了两人所有的力气一般。连亲吻也只是最后高潮时,德拉科扳过他的头,轻轻触碰了他的嘴角。


哈利忽然觉得酸。所有一切都是酸的。他的身体、他的内脏,他的心、他的胃、他的眼睛。


 


 


他们真的分手了。


 


 


10、


哈利再次看到德拉科是在一年后,他自己刚从保加利亚讲学回来,和麦凯恩一起。


他看到那个铂金头发的前男友时对他笑着打了招呼,天知道那时哈利多么想痛哭出声。


 


那天是哈利和麦凯恩的婚礼。


 


德拉科走到他面前对他说了声恭喜。哈利看着对方穿得笔挺,衣服昂贵得好似是他和他的婚礼。


哈利也只是说了声谢谢。然后两人相对无言。


 


他看着德拉科手上祖母绿的戒指,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德拉科,如果我们放下自尊……


这不可能发生。


我是说……如果。


如果我们放下了自尊,哈利,那我们就不可能再是哈利波特和德拉科马尔福了。


 


德拉科将额头抵上哈利的,两人近得能感到对方的呼吸。


他说正因为是你,我才不愿意放下自己的尊严来爱你,你也是如此。


他说祝你幸福,哈利。


他说谢谢。


 


 


那天哈利站在圣坛时,回头在人群中看到那铂金色的身影坐在那里,身边是另一个金色长发的美丽女子。


哈利说了我愿意。


 


 


“……,你愿意哈利波特成为你的丈夫,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贫穷或是富有,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吗?”


 


我愿意。德拉科在心里说。


 


 


 


0、


那是分手那夜,他俩做完爱,肩并肩躺在那里。


“嘿,最后一个从来没有问过你的问题:你爱我吗?”


“别开玩笑了。”当然爱了,我爱你。


我知道的,我也爱你。


 


 


 


See you at the Bitter End.


 


END.





来姨妈头晕的厉害,稍微多走一点路就喘不上气
去医院查又查不出来问题
太难受了

你铁是神仙下凡普度众生的吗😌

风雨泽:

“没事吧?可爱的小姐”
(双性转设定)好久没有画女孩子,真的很快乐……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Arstry/慈: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来震惊地发现,他们的博客、他们好友的主页以及许多他们喜爱的同人社区都被删除了,完全没有任何预先通知。








据估计,那次LiveJournal大约封禁了500个博客账号。而唯一可寻的迹象是,这些遭到封禁的站名都被划了一道删除线,因此这次事件又被称为“删除线事件(Strikethrough)”。








而在那时,LiveJournal是同人界的主要活动平台,它的好友清单和留言系统使得陌生的同好们能够彼此聚在一起讨论交流。它的隐私设置允许粉丝们自行选择想要多分享一点还是自娱自乐。那是一个发表和归档同人图、文、音影作品的好地方。这些功能的存在,也解释了为何会有如此大量的同人博客被删除,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坏性。








LiveJournal花了两天时间终于对用户们的质疑给出了答复。然而猜忌的疑云却已悄悄蔓延开去。起初,LJ仅只声明,有人向他们提出建议说包含违规内容的日志可能会诱导读者犯法,这将给整个网站带来法律风险。然而最后事情揭露,其实是LiveJournal以及其当时的网站所有方Six Apart被一个自称为“纯洁卫士(Warriors for Innocence)”的组织找上了门。那是一个跟民兵运动有关系的保守基督教组织,他们谴责LJ这个网站庇护了恋童癖以及儿童色情内容。








LJ的封禁行动基于其博客下的标签。LJ用户在他们的档案里罗列了兴趣,而兴趣起到标签的作用。LJ对所有加了“强奸”“乱伦”“恋童”标签的文章以及博客一概视之。而作为连带效应,一些为强奸、乱伦受害者提供支持帮助的账号也遭到了封禁。同样未能幸免的还有同性恋青少年,以及众多发布书籍讨论、角色扮演、同人图文的粉丝站点。








5月31日,LiveJournal终于拖沓地发表了一份致用户的道歉信,而至于被封禁博客的处理工作,则花了官方好几个月的时间。根据LiveJournal官方信息,大部分遭遇封禁的账号都被解禁了。但并非所有账号都那么幸运,其中部分包括公益站点和同人站点。








“删除线事件”之后,很多粉丝个体以及社区都纷纷闭锁了他们的主页,让内容只能被社区成员或者他们的好友看见。也有粉丝选择辗转其他博客平台另开账号,比如JournalFen,The Greatest Journal,Insane Journal。毋庸置疑,那段时间LJ弥漫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草木皆兵的气氛,部分原因是由于LiveJournal未能完成它所保证过的澄清——究竟什么样的内容算是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








于是,自然而然地,杯具再次发生了。








8月3日,LiveJournal又一次未加警告就封禁了一些账号。而这一次,这些用户名被加粗,因此这次事件又被成为“加粗事件(Boldthrough)”。








群情激愤的LJ用户们等了足足十天,终于等到LJ发表解释,说这一次清删行动是一个工作组的决议结果。这个工作组是LiveJournal的“预防虐待小组”,由LiveJournal的员工以及Six Apart职工组成。组员被委以审查的重任,参与裁决那些被举报的博客是否真的违反了网站的服务条款。而现在,这被定义为是“任何严肃艺术价值不足,难以抵消其内容中包含的性元素”的内容。该小组获得了网站官方的授权,能够不予警告地注销那些违规的账号。








而最终,网站的服务条款被修改为——被确认为违规的账号如果拒绝自行删除违规内容,将由管理员强制删除。也就是说,用户有权利选择撤除他们发布在LJ的“违规”内容,或者自主离开LJ。








在“加粗事件”发生之后,越来越多的粉丝开始迁往其他博客平台。








而就在“删除线事件”发生的前几天,LJ用户Astolat提出了一个新的同人归档网站设想,那是一个由粉丝创造、为粉丝服务的站点。这就是OTW再创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Transformative)的雏形。它是一个非盈利的网站,致力于提供同人作品的访问阅览,保护作品不受商业与律法的欺压。而“删除线事件”与“加粗事件”无疑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程。OTW在2009年启动了Archeive of Our Own(简称AO3)这个网站的公测。








2008年夏天,DreamWidth开张了。DW是由来自LJ的部分前任职员设计的。他们达成了共识,那就是一个日志网站的创建者应当理解它的用户,因为他们自己也是用户的一员。它跟LJ一样是一个盈利性组织,同时提供付费以及免费账户的服务。而与LJ不同的是,DW坚持不投放广告。从界面上来看,它的设计是面向同人界粉丝圈的,并且它的网站服务条款中并未对用户发布内容的种类以及正当性加以限制。








起初,DW创建账号需要获得邀请。这是为了控制新用户的增长速率,以确保硬件、宽带、服务器支持这些资源充足可用。邀请体系鼓励LJ的老用户们带领他们好友一起来玩,同时适当缓冲了LJ到DW的搬迁过程。这个邀请体系于2011年12月被终止。








在2010年1月中旬,DreamWidth突然受到一个组织的施压。该组织试图游说DW的服务商和PayPal,说该网站已经沦为了儿童色情的传播平台。DW拒绝向这次挑衅的骚扰让步,并迅速将情况反应给用户们。这个组织加压的唯一结果是,网站内的付账请求被迫暂停,直到DW找到了另一家支付站点。在此次事件的整个过程中,DW始终忠于它的指导方针,向用户提供实时通告,尊重言论自由,拒绝满足那些组织无理取闹的要求,没有删除任何文章或者博客。








而后就是Tumblr的事情。








Tumblr的推出是在2007年。开始时大多数粉丝圈都有相当的参与。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它的回复和提问中的字数限制加以批评,并说很难在那里找到一个圈子的同好。








然而,在2013年7月,粉丝的怒火再一次爆发,因为Tumblr未加警告就屏蔽了一些能够通过公开搜索找到的账号。这些账号标注着“自主规制”“成人向”。Tumblr使得相关博客无法被非关注用户访问到,并且还擅自在手机应用上删除了一些诸如“同性恋”“女同”“双性恋”的标签。令人不安的是,与“删除线事件”以及“加粗事件”如出一辙,Tumblr没有立即作出回复,只在24小时之后发布了一份被公认为完全不带歉意的道歉信。Tumblr声称,他们是为了摆脱商业色情,并最终坚称所有被删账户都被恢复了。








如果说在这些事件中有什么教训可以吸取,那便是正如乔治.桑塔耶拿所言:凡是忘记过去的人们注定要重蹈覆辙。大多数博客、社交网站都是商业性的,同人界粉丝圈的存在让他们感到难堪。因此终有一天,为了取悦外界团体、让投资方感到顺心,他们会采取行动,控制发布内容,阻挠粉丝圈,删除粉丝们自以为被安全存档的内容。








而笔者能看到的唯一解决方式,对粉丝们而言,那就是尽量复制、备份他们的重要作品。一位IT行业的朋友曾建议过笔者,在创作一份同人作品之后,应该留三处档:一份电脑硬盘,一份USB闪存,一份网络云盘。在不同的网站多开几处账号。存好你的好友清单名表以及相应的电子邮箱。








因为唯一能够确定的是,这种事情必然还会再次发生,尤其是在我们最掉以轻心的时候。








Fin.


夜泊_写作夜泊读作三白:

不想骑佣兵的骑兵不是好空军(x

深夜摆拍,p2是发现的有趣特效。
不禁想起连麦时队友大吼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XDDDD

夜泊_写作夜泊读作三白:

为什么感觉最近气球质量都不太好,总会莫名其妙的爆掉。
——来自裘克的疑惑

不会写小黄文的话,多看几遍漩涡就好了。